交易員的五大法則

【交易員的5大法則】

1/ 永遠別全力一擊。 2/ 永遠別說這次一定要贏。 3/ 永遠別急著為上次的虧損報仇。 ⋯⋯ 4/ 別輕易放棄原先研判好的止損及目標位置。 5/ 每次交易均當作是第一筆,而非最後一筆交易。

2019年1月17日 星期四

【操作日誌0118/2019】 用去年1月的藍圖來作今月策略


除了第一個交易日先跌700點, 1月4日才起步上升外,增加了些難度,其餘的情況與往年一月,有不少相似之處:
例如:
連續上升多日
回跌一日隔日破頂
牛熊比例低
股份板塊輪流升
淡友多於好友
...
年初效應已說過多次,不再重覆。
詳見0105操作日誌
或星期三0116的專家策局之決戰期權
交易員總是孤獨些比較好,與大眾看法一樣時,通常錯誤機率高。
第一目標,仍然維持27500
到了之後再說第二目標位,不然沒意義。
自1月4日的逆轉奇升,激起我沉寂多時的勇氣與幻想,自當日起持續分日加開好倉,至過去三日,已開始減舊開新,避免震盪回調之壓力。
好倉主要是以bull ratio put spread 1:3 ,及簡單short put組成,long call及牛證約佔總好倉只1成,這比較適合震盪慢升市況。
今天已1月18日,今年才寫第二編日誌,原因是自一月4日的逆轉後,仍然是一個方向走勢,暫未有改變策略。

好倉撤退或止賺位,提高至跌回26500/ 26600或10日EMA,急升分段減好倉,回跌選股加好倉。
在對的週期又順手的策略時,要贏得狠,才能彌補看錯時的虧損。
市場絕對公平,某些走勢只適合某些策略,某些交易員。
《期權風險大,輸得起先好玩,新手勿試》
個人的交易方法「並不」適合大部分投資者,建議找到自己承受到的有效交易策略。
以上乃個人之操作日誌,並不構成推薦,建議或誘使買賣之行為,期權價格可能急升或急跌,過往之績效不代表將來之獲利保證,交易員隨時改變看法,投資人應自我評估風險。

2019年1月4日 星期五

【操作日誌0105/2019】非常時期非常手段


在聖誕節前後,美國股市已經在連續急跌後反彈逾千點。
唯獨港股在跨年前仍然保持平靜,沒有明顯方向,但引伸波幅急升,這更顯得風雨欲來前夕之寧靜。
這次年初前夕不一樣的地方已在(操作日誌 1230)詳細列明。
年後的幾個交易日,環球股匯市皆巨幅震盪,有了過去三年的持倉經歷,1月2日港股的下跌700點已完全不感意外。
心裡的想法是:就是這麼簡單?
1231跨年前夕,部署了少量最近的牛證及熊證,形成牛熊證的long strangle,分別是25928收回的近熊及25600收回的近牛。
會這樣部署,除了不確定方向之餘,是期權iv 過高,期權long值博率減半,short又怕錯邊,如果年初效應有單向發展,牛熊證可一邊被收回,另一邊賺倍數。
「年初效應」愈是少人提高警覺時,愈是繼續出現。
過往幾次的年初效應,分析員必會忘記,因為無倉,而交易員不會忘記,因為有持倉承受盈虧。
第一個交易日1月2日,本以為會高開上升反低開下跌,在跌破25700之後我狠下決心作期權淡倉部署,還要將淡倉分佈到6個不同交易戶口裡,價格快速下跌,價格愈來愈差,但還是繼續「沽」,因為指數跌破25700後,不到3分鐘已經跌至25600,牛證被收回,而險死還活著的熊證則放大至3倍floating profit以上。
正常情況(平日)我很少會在9點45分前匆忙入市開新倉,因為這是一年第一個交易日,一年一度的盛會,豈能錯過。
我當天特別早起床,9點前已將多個SP trader登入好, 滿心歡喜地等待璀璨一刻的降臨,過去3年都這樣,這次又如何呢?
(牛熊我只會在關鍵時刻,用來賭過夜博倍數or nothing的部署,所以有多近買多近,與一般用牛熊來跑格仔,炒即市的投資者完全相反)
新年第一仗虧損,因為才開市片刻牛證已被收回。
1月3日平了一半熊證,平均4倍。
1月4日,貪婪的看到隔晚道指急跌600幾點,上證指數更跌破2449的之前低位,騰訊低開在300邊緣,市場充滿悲觀情緒,而港股只是小幅低開,並反彈,瞬間已由跌轉升,我不由分說,先分段平了1/4淡倉,浮動利潤瞬時減低3成,因期權大部分是short call 倉,有著時間值及IV下跌的優勢。
平倉時只能推翻一小時前的興奮情緒,跟勢交易,早就習慣面對現實,既然敢跟勢做淡,就要跟勢平倉。
個人的algo trade此時也發出同樣逆轉訊號,儘管近月有多次誤報,但這是年初,大是大非的非常時期,最少也要信一半。
此時標普期貨也反彈接近2460附近。
腦海中又浮現1230日誌中的一段分析,道指已在1224當晚作中期的終極一跌,之後輾轉反彈態勢,之後再跌破,可能是幾個月後,這點也是最少人會認同的一個觀點。
下午在充份盤算後,仍然得不出一致的後市方向策略,指數在25400盤整,跌不下去,我等不及升破25500的好淡分界線,幾乎每5分鐘再平一些餘下淡倉,後來有小部份淡倉更由盈轉虧,於是我加速平倉,經驗告訴我,由盈轉虧時,8成機會繼續該方向,先平為敬。
加上11月份多次在25000附近急升的陽燭,皆伴隨著往後最少一星期的上升趨勢。
於是決定冒著美國當晚非農就業數據前的變數風險,平倉之餘我更開始轉身作好倉。
1月4日,恆指收市上升560點。
距離早上淡倉最高峰浮動的時光只剩3成利潤,2019年第二仗只能說慘勝。
收市後傳來降準的好消息,才明白今天的回升,原來是有「先知」。
市場走勢經常在新聞公布前。
夜期開市後,我再加大好倉注碼,並等待NFP數據後的走勢。
過去3年皆顯示,年初走勢與平常不一樣,反彈或回調幅度空間不大,適合追勢。
指數26000也是一個關鍵位,下週若能突破站穩或會再加大好倉,期待一波爆發的延續,短期第一目標在27500點附近,跌回25600/25500之下好倉會跟勢而退。
OptionJack
《期權風險大,輸得起先好玩,新手勿試》
個人的交易方法「並不」適合大部分投資者,建議找到自己承受到的有效交易策略。
以上乃個人之操作日誌,並不構成推薦,建議或誘使買賣之行為,期權價格可能急升或急跌,過往之績效不代表將來之獲利保證,交易員隨時改變看法,投資人應自我評估風險。

2018年12月29日 星期六

【操作日誌1230/2018】持跨年倉


2016第一個交易日跌600
2018第一個交易日升600
2017由第一個交易日升到年尾
2015年底我持好倉跨年,雖然倉不大,但2016年首個交易日的gap down,讓我措手不及,匆忙止蝕...
2016年底,指數從低位21500附近反彈,結算並回穩,有了一年前的教訓,我持全好倉跨年,雖沒有gap up 卻能買在起跑線,順勢加注,2017結局是從年頭升到尾。
2017年底連續5日慢升,貼近30000點年收,沒幾個交易員會在貼近上次高位而持好倉不走,紛紛聖誕前已平倉渡假去,而我依然緊守崗位,2018年第一個交易日gap up 並升598點收市,更連升14日,上升3千點才結束。
這次形勢及變數又如何?
1,相信有做期權看IV或波幅指數的朋友都會奇怪27及28日指數變動不大,卻出現IV急升的現象,很明顯已經有人偸步。
與過去3年不一樣,這次多了交易員回測發現,(也可能是看了我兩星期前開始的年初效應分析論,哈),所以很多交易員部署long 博爆邊,造成IV急升,追貼標普指數的引申波幅。
2,這次到上週五為止沒有明顯方向,與過去3年不同,除非最後半個交易日(1231)或美股有明顯方向啟示。
3,美股提前急跌並V彈,美股3大指數期權引伸波幅一度高過恆生指數。
這在歷史的角度來說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,因為過往恆指必跟隨美股震盪,而且幅度更大,而這次美股一輪急跌後反彈,是否已經提前反映元月效應?
4,美股聖誕節前後的急跌,似終極一跌,然後反彈,下一波再跌可能已經是之後的事情了。
這個論點應該沒有一個人會同意,但可能性不能排除…
5,恆指IV已急升,比對過去3年平均大約高出1倍,例如去年OTM1000點的call/put 只要150/200點,而這次要300/400點,等於long的值博率已減低一半。
6,若依據年初效應,單邊升跌持續一個月的機率仍高,首日行出方向時,趁IV未有大跌前,再追short也未嘗不可。
7,提防太多人響應就斷攬,年初變成不升不跌,繼續震盪的機率也可能,若這樣的話IV必急回,這是long strangle 的死穴。
8,個別大藍籌股份的引伸波幅並未如指數期權般急升,若仍想用long來博單邊,可考慮股票期權。
一年一度的盛會,我又豈能錯過呢,可惜招式已老,iv已高, 方向不明(暫時),或會以最近的牛熊證來投機。
[新手勿試]
《期權風險大,輸得起先好玩》
Happy New year !!
並預祝各位2019年交易順境
個人的交易方法「並不」適合大部分投資者,建議找到自己承受到的有效交易策略。
以上乃個人之操作日誌,並不構成推薦,建議或誘使買賣之行為,期權價格可能急升或急跌,過往之績效不代表將來之獲利保證,交易員隨時改變看法,投資人應自我評估風險。

2018年12月27日 星期四

【精彩絕倫的2018】



記得去年底(2017),我在最後一篇操作日誌中寫道,2018年將是絕不平凡的一年,果真風雲變幻。
2018年1月的終極一升,到2月份的4000點急跌,當大眾以為追勢才是致勝的交易手法時,卻迎來持續4個月的上落震盪市,追勢者慘被來回止蝕達4個月。
才剛學會了「誰不止蝕誰先死」卻變成「誰先止蝕誰先死」。
當眾人放棄止蝕追勢的「陋習」或改變策略時,又迎來6月份開始的急挫。
當分析員以為熊市沒有懸念時,卻面對急速反彈。
當大眾以為美股牛市不會終結時,卻在十月份見頂轉勢。
當大眾不再相信option jack 說騰訊275元是分段買入的良機時,騰訊卻反彈回310元之上。
當眾人恨透港股疲弱又跑輸美股,憤然從港股轉戰美股,以為才是明智的做法時,美股卻在第四季開始轉勢,不斷跑輸港股。
我等到花兒也謝了,美股才在10月初再出現轉勢訊號。
今年是分析員及交易員極具考驗的一年。
一眾自命非凡的股神們均在2018年現形。
在最樂觀的時候逆轉下跌
在最悲觀的時候反彈回升
是第四季的節奏。

歷史統計恆指從未試過連升超過11日,1月份卻連升14日。
歷史統計說未試過連跌超過5個月,10月卻是連跌第6個月,並在最低位結算。

歷史統計,美股鮮少在12月份急跌,卻急跌。

上半年,所有分析員均建議買入騰訊。
10月份時,所有分析員均建議止蝕騰訊。
年度最「準確」的方向指標獎,是財經週刊的封面標題(反向)。
2018年,敢於與市場大部分人看法相反,你就是贏家。
不管你滿不滿意這場結局,2018年就是在驚嘆、歡樂、遺憾、逆轉,巧合、不甘、意外、諷刺、節奏及反傳統中結束。
把過去放下才能走得更遠,把片片的遺憾留在2018,歷練與希望放在2019。
畢竟慢慢來,比較快!
Happy New year !!
OptionJack

2018年12月24日 星期一

【紀錄是用來破的】


誰說12月不會股災?
誰說平安夜不可能大跌?
2016新年快落,2018聖誕快落!

2018年12月6日 星期四

【期權交易員的告白3】


90年代第一次接觸期權,讓我彷如發現新大陸。
2000年科網泡沫,讓我見識到貪婪恐懼的逆轉速度。
2008年金融海嘯,讓我接近死亡邊緣。
2011年的黑天鵝事件不斷,讓我知道百年一遇不必等百年。
2015年大時代前後,讓我明白除了等待機會還要加些幻想,時刻與大眾想法相反。
2018年,讓我驚歎一年當中可以包含歷年大部份週期及節奏效應的巧合。
在期權市場上,若不懂風險,孤注一擲,那只是比起賭馬高尚一些些的賭博。
最近金融市場紛紛在討論,天然氣short call遇著價格爆升而將一檔基金虧損超過資本的熱話,這就是槓桿。
不少人對此沾沾自喜,幸災樂禍,興幸自己不懂期權。
我沒有看過James Cordier,主理該基金的持倉明細及所佔「投機組合」的百分比,不敢莽下判斷。
若James C沒有發生這次「意外」之前,大眾通常會認定他是一個非常成功的options trader,大戶必勝,不然就不會維持多年利潤,這是事實發生前後的兩極觀感。
而這次遇到致命一擊的原因有:
1,注碼及持倉過大,過於集中一種商品。
2,天然氣持續多年低引申波幅,short在極低IV期權金上,必須放很大注碼。
3,選擇遠近月份,但遠行使價,實際槓桿高於100倍之上。
4,天然氣突然急升,IV急升,在猶豫中來不及全部止蝕已over。
5,一個short 輸給無數市場其他對沖避險或莊家對手:long,並非坊間傳言,被其他大戶刻意將他打沉。
6,在幾天內要止蝕,市場一下子承受不了龐大的short call平倉:Long call,這只會把IV推得更高,剩餘持倉虧損得更多,所以他有所怯步,但市場不會等待,再升…
7,雖急升但未到期前不會被對手行使,被行使反而會少輸了高IV的時間值,輸少幾成,基金就不會破產。
8,這次造成James措手不及,是在浮動的高IV時間值上,並非坊間的以訛傳訛,被行使才實現大虧損。
例如5元OTM call還未升破,但call 已升10幾倍。
9,若能捱得過當時的高IV,以目前天然氣的價格水平,浮動虧損金額可能只是破產當時的5份1,所以成敗全在時機、倉量及時間值上。
Options seller 一生中總會遇到1次以上這種這種情況,這是宿命。
未遇到?只是交易時間並不夠長而已,遇到過,但「仍活著」的交易員一定不簡單,才值得推崇。
Short 賺得快,賺得輕易,容易使人漸漸減低危機意識,持倉與槓桿愈放愈大,以為時間值可以沖淡一切,最後在一次黑天鵝或幾年一遇中陣亡。
多年以來,我曾經三次把戶口裡的資金賠光,其中一次是期權戶口,我輸了金額,卻贏了經歷,從中得到的警惕及教訓,制定交易守則,反成為日後穩中求勝步步為營,輸少當贏的基礎。
也許,將戶口裡的資金賠光,才是強逼一個交易員徹底改變及進步最快的最好方式。
By OptionJack
PS:今晚在
新城財經臺12:05 散戶奇兵有更多分析


2018年11月27日 星期二

【究竟long 定short 好?】 期權交易員的告白 系列2

【究竟long 定short 好?】
[ 期權交易員的告白 系列2 ]
期權只是對標的物走勢的工具。
有些對期權一知半解的「評論員」,將每年偶發關於期權的破產新聞借題發揮,從而找到懶得學習或學不會的藉口。
市場不是誇大其風險無限的弊端,就是放大其以小博大倍數的利潤,就像瞎子摸象,看表面來解讀全部。
破產的原因,不是期權工具的問題,而是交易者本身。
沉迷賭馬也會破產,不是馬會的錯誤倍率問題,而是賭徒本身。
期權是零和遊戲,獲利者皆從虧損者中獲得,包括對沖者,造市者在內,當中盈虧金額相對一樣,輸家的錢給了少數的贏家。
long 虧損有限?但偏偏long 有平均77%虧損(這是根據Wall Street Journal多年前作標普500期權的平均10年統計)
Naked short 並非洪水猛獸,全看槓桿大小及壓注多少金額。
Naked short 風險無限?會破產?
假設short call 2手(200股)騰訊或short put匯控5手(2000股)是否也會破產?
這根本是槓桿大小的認知問題。
機構投資者精明的少數人,卻偏好作short交易,100個以期權交易的Hedge fund當中,可能有65個獲利,33個虧損,2個破產,所以要看清當中的詳細數字。
每年倒在衍生商品路上的「大戶」們也不少,勿神話大戶們的能耐,市場絕對公平,看你站在那一個方位看待事情,風險無處不在,沒有一種投資是沒有風險的。
人們總愛聚焦於2%破產的部份,當然,獲利的「大戶」們不會上新聞。
別聽太多坊間傳言,勿輕信別人的秘方,期權沒有必勝密碼,每一種都有其高低概率的死穴。
不少偶然成功的業餘期權投機者喜愛誇大其詞,有些甚至連100筆期權交易都未超過的,卻自稱專家。
我自1996年開始以期權為主,持續至今,累積超過1萬筆交易,不是1萬手,而是1萬次,1萬個決策與猶豫,非常明白當中盈虧的承受,可能因為「太習慣」,早已把開倉平倉動作當做日常生活瑣碎事。
但近年接觸到不少初學者、「投資者」後,才明白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自己以為輕鬆不過的自然反應。
所以勸告初學者先理解以下各項:
1,持倉的大小,決定你的承受能力及盈虧結果。
2,勿看到黑影就開槍,或看到怪獸嚇到不敢開槍。
3,市場經常先獎賞無限放大槓桿的交易者,然後才徹底摧毀。
4,期權不會讓人破產,不懂資金管理的才會破產。
5,勿先入為主認定各式long or short的風險,各有優缺點,視乎使用時機。
所以不能勉強一個投資人學習期權,也勿嘗試說服一個輸不起的投資者練習虧損。